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勿用作谋利

51自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职场生活 >

科学网重回长春

时间:2017-01-12 03:0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未知
23 日一早7点50的飞机去长春,时隔十年,重回校园,重回长春这座城市,我要去看望杨老师和师母,虽然平时电话不多,却一直都是心头的挂念。耳边常常想起老师叫“小宝儿”、“姑娘

《科学网重回长春》摘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23日一早7点50的飞机去长春,时隔十年,重回校园,重回长春这座城市,我要去看望杨老师和师母,虽然平时电话不多,却一直都是心头的挂念。耳边常常想起老师叫“小宝儿”、“姑娘啊”,可是不凑巧,老师师母去了海南。

长春也是保泽期待的,天天问还有多久去东北,那天他也是与平时不同,一喊就起来了,而且很精神的聊天说话。滴滴很方便到机场,去VIP吃了点早餐,登机。很幸运,这是个大飞机,有电影可以看,他看了一个儿童剧,也玩了会游戏,就到长春了。感谢老天爷在我去的前一天,下了一场很大的雪,足足有30mm,据说是长春这个冬天的第二场雪,去之前的几天,还在发愁,一点雪都没有,怎么办?要去哈尔滨吗?幸好,老天的眷顾,一场大雪迎接我们。

自己不需要春岩那么大精力开车去接我,很远,要40多公里,第一次在携程上用了接机,服务非常好,无论航班是否晚点,都会在那里等接。

到南湖宾馆,上学也在南湖公园里走过几回,但从未介意过这是个什么样的宾馆,我起初还很惦记学校边上的那个紫荆花,因为我们曾经在那里有过照片留念,那时候紫荆花的高楼,是我们所羡慕的。春岩来酒店找我们,我本以为我10年后再见她一定会拥抱流泪的,但只是眼眶润了下,我们松松的拥抱下,都对对方说,没有变化啊,然后说肉都长在肚子上了,哈哈笑。

入住后坐会,我们就开车去学校,学校的门口,因为装了收费杆,变得没有原来那么庄严,没有那么纯洁,我没有拍照,想起我的硕士、博士在门口的留影照,往事已成追忆。沿着大门的那条路前行,春岩开车带我们兜一圈,五教,二教,交通楼,只可惜原来最老的那个交通院部小楼不见了,也不碍事,为什么要拆呢?我跟保泽一路说,这是爸妈上自习的地方,这是爸妈看电影的大礼堂,这是爸爸的宿舍,这是爸妈的食堂,他似懂非懂。他更喜欢的是到处玩雪,用春岩特地给他带的玩雪工具,在空旷的草地积雪上踩啊,挖啊,打雪仗,他更喜欢去抓汽车上冻结的冰棱子,出发前买的手套,戴不住,抓不好,很逗。

我去了交通楼,掀开重重的垂在门口的绿色的挡风帘子,我已经不太记得原来的大厅的样子了,去了7楼,8楼,格局已变,原来8楼左手是杨老师的办公室,他会经常打电话叫我上去,7楼右手第二个是我的实验室,依次下去是王老师、姜老师课题组的,如今,这些门上已经挂了不同的牌子,木门也换成铁门了,我轻轻的推开北侧的一个门,一个女孩回头看了我一眼,有如,我当年的模样。

我说我想吃摆在摊上的冰棍,去了南门,小伙子们正热火朝天的铲雪,都不戴手套,想起那时候一下完雪,各个班长都会组织去扫雪,集体的乐趣。外面的摊子还在,买了些瓜子、冻柿子,犹记得与春岩那时候晚上买1块钱瓜子在寝室里磕,把冻柿子放在暖气片上热到既软又有冰碴子的时候,最好吃。

我最惦记的是食堂,老朱总说起我在四餐吃鸡丁的模样,我也记得,他穿了个中装戴了条围巾,用苏北腔的普通话说,同学,我坐边上可以吗?一公寓边上的全日餐厅,那里有他爱吃的麻团,和我爱吃的花生米儿。那条路上,我们还曾骑着那辆粉色的自行车摔了一跤。可惜,这几天的安排不曾有机会去学校里吃一餐。

零下20度还是蛮冷的,我们只能玩半小时,就躲到车里暖和。去了净月潭,很大,车子开进去好远,但是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好玩,坐了回狗拉爬犁,小孩子们见到雪,哪里都好玩的。到一个很大的冰面上,小狗都会打出溜滑,特别有意思。保泽第一次还学梁阿姨打滑,人仰马翻,后来就不敢大意了。我一直羡慕,春岩有那个可以滑出去好几米的本领。

净月潭,还真的不如南湖公园好玩,这里比较接地气,市民带着孩子到这里玩耍,有租冰刀自行车的,有二人座的推车的,就是用很尖的铁棍戳着地面往前滑的,还有一种像小浴盆那样,孩子坐在里面,从高处滑下,他们都喜欢冲下去,然后让自己再侧下来,最搞笑的是,我对惯性力量估计不足,在半腰拦截,结果被撞飞在雪地上,乐淘淘。

此行长春,吃了东方饺子王,西葫芦鸡蛋馅的饺子,是我的最爱,点了干豆腐丝凉菜,还有锅包肉,好大一盘,我尝了一块,再也吃不出那时候晚上跑到东北师大吃锅包肉的感觉了。还有一顿,吃了冷面,我最喜欢的朝鲜族冷面,半个鸡蛋,一片狗肉,以及那冰冰凉凉,有劲道的荞麦冷面。

和老蔡去了友谊商店,我最怀念的逛街商场,老朱最早给我在那里买过9块钱的芦荟洗面奶,如今除了边上的麦丹劳还在,一切都已变。与老蔡逛街也是一种享受,友谊商店买买买,拎到车上存起来,又去了桂林路。那时候会经常从学校小北门,买一个烤地瓜,过文昌路,穿东北师大西门,去桂林路逛。老朱那时候买45块钱一条的红河的桂林路市场还在,小姑娘冰淇淋还在,其他的就记不清了。喜欢与老蔡买2个菜串,站在好利来蛋糕店面前自拍,那里还有我喜欢过的老婆饼。踩着脏脏的快化了的黑雪,头顶上开始飘雪花,我们又去吃了一顿西葫芦鸡蛋馅的饺子。

春岩说,我这次想吃的基本都吃了,就差个食堂。其实,我还想吃豆包,地三鲜,酱骨头,鸡骨架,还有你妈妈自制的鸡爪。

《科学网重回长春》摘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