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勿用作谋利

51自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场生活 >

科学网讲话的艺术和行动的心思

时间:2017-07-11 06:0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未知 点击:
这个题目我拟定的自己都觉得费解。我的费解是突然脑筋转不过弯了。找不到一个更简单的表达方式。说白了就是谈话的艺术吧。 我因为不太会说话,与人交流有的时候看着很健谈,实际我也不知道,人家不过是出于礼貌而已。有的时候过后感觉应该能聊得很好。不过

这个题目我拟定的自己都觉得费解。我的费解是突然脑筋转不过弯了。找不到一个更简单的表达方式。说白了就是谈话的艺术吧。

我因为不太会说话,与人交流有的时候看着很健谈,实际我也不知道,人家不过是出于礼貌而已。有的时候过后感觉应该能聊得很好。不过到底不太会交流的方式,很多信息就错过了。我语文不太好,一直没学好。有鉴于此,想弥补一下,就找了一些关于谈话技巧的书看。书虽看了一些,有些例子都能从很多书中看到相同的。不过到底还是经验不足,没学会。

不过我一个同学说了一次话我对这个事记忆很深。我其实也可以写出这个人的名字。后来想想就算了。姑且就叫他A君。

当年上学,宿舍四人。不过这也就是我,A君和另外一个人,我叫他B君三个人的事。这个事也很简单。

我这个人吧,说话直来直去,有什么就说什么。这当然会很容易招人讨厌。由于我自己还有点小性格,这就更坏了。当然接触长了知道我这个人不坏,也就不计较这个了。有天我跟A君在宿舍聊天。那个时候就我俩住宿舍了。外加我还去外地支援教书。一个月才可能回来一次。那个时候天天A君在宿舍住。搞得很孤单。只要我一回去,就格外热情。另外两个都有女伴,都在外租房住。没空回来搭理他。我有次回到宿舍。聊天无意之中聊到娱乐,突然想到B君有次在宿舍谈到自己很喜欢朴树。其实我不太喜欢那个歌手。那个歌手的父亲还是北大的一位物理学教授。我觉得那个歌手造型很一般,有点像所谓的葬爱家族,就是在农村洗剪吹那种理发店看到的那种自认为自己很时尚的理发师。唱歌也很一般。据说他有几首很好听的歌曲,不过我有几首貌似听过外文的,去年倒是听见一首平凡之路不错。反正就是我觉得做个夜场歌手都很一般。总之我就不拉不拉批评了一顿,顺道批评了B君的审美观。反正不拉不拉一段嗨批。我是说的很嗨皮。说到最后,我就说B君也很像朴树,穿衣,思想,就连那个小眯眯眼。总之A君听得笑眯眯。其实说完了我又有点后悔。这要是传到别人耳朵了,还不知道传播成什么了。传到B君耳朵里。我肯定是要被讨厌的。这事不过很快我就忘记了。再后来很长很长的某一天,有一天我回到宿舍。真巧B君在。他一见我回来居然主动很高兴的跟我打招呼。我看他眼神透露着好感。我就觉得诧异起来。等到B君走了。我就问A君,B君最近有什么喜事吗,居然跟我主动打招呼。A君就淡淡地说了一句,嗯,我跟他说,崔尧说了,你(B君)长得像朴树。听听这句话,我一直觉得非常非常的完美。这句话真的是一字不多,一字不少。既不曲解意思,也让双方满意。真是会说话极了。用伦理的观点,这句话真是至善的表现。三方都满意,而且还很客观。我废话这么多,就是引出这句话。我一直觉得这就是说话的艺术

关于行动心思。我要说说我师姐做得一件事。实际上她做了很多事,我还是先提这一件。那是在我们毕业的时候,毕业有个谢师宴。就是学生请老师吃饭。这多数也是名义上的。我师门一向聚会比较多。我的老师从来不让自己的学生亏着。这个都不提。因为这一届就我两个,我对于这种事一向不懂。我先跟师姐商量,毕业哪吃,怎么请,怎么通知,时间之类,酒钱怎么分担。谁知到了她那,她直接就告诉我,请客算两人的,其他事我一概不用管,白吃还做人情。在这我不用赞美她对我多照顾了。我就说说她请客接人那一段就好了。我就说这个行动心思

晚上吃饭,她下午就叫我去她上班的地方,然后她开车带我去吃饭的酒店。我如约去了之后,她还在工作,其实还有半个多小时下班。一见我去了,她打了一个电话,我一听就是准备顺道接一个人一同去。那个人其实也是我师姐,是另外一个。听她们说话,我大概知道是那个师姐先回到家了,要准备一下。等我师姐一放电话,她就跟我说要接个人。我就知道了。等我师姐忙完手头的事。她关门下楼,出了办公楼,坐到她车里,这时她又打了个电话给那个师姐,大意就是说她和我已经开车出校门了,很快就到那个师姐住的小区。然后她就开始问,其实我这个师姐是不太清楚那个小区的,我因为常坐公交车,路过那个小区。我就听我这个师姐就在电话里问,那个小区叫什么名字,住哪个楼,小区方不方便进去,小区有几个出口或者进口,从哪个进去方便,商量了一顿,然后就是附近有什么建筑方便在小区外停靠,也方便对方找到车。不拉不拉一顿,我心说,这仔细的。再多说几句都走到小区了。北方人跟南方人不同就在这里。北方人做事,就是你在哪,我到了,在哪停车,你来找吧。要不就站在哪里了。然后过去接。如果不方便开车就让人走出来。我听电话,猛地听到电话那头说实在不认识就停在公交车站牌,因为那个小区有一个出口正好有公交车站牌。一说名字我知道。我就在旁边说,咱们听在那个站牌那就行了。然后我师姐赶忙摆手,不叫我说话。然后她继续商量。终于问清小区的的两个出口各在什么方向。其实这也是很短的时间做的。然后等车开到了那个小区,前面就是那个公交车站牌了,我指给我的师姐看,我说前面那个公交车站牌,公交车牌对面的小区出口,我又指给她小区的另外一个出口就在刚过来十字路那个方向的那里边。我就说师姐,这两个出口都不远的,我们就在那个公交车站牌等好了。谁知我的师姐未把车开到公交车站牌就停了,她估量了一个位置,这个位置大致是这两个出口的中间地方,我师姐就跟我说,看她从哪里走出来,她从后面出来,我就把车往回倒一倒,她从前面出口出来,我就把车往前开一开。反正我是不费事,而且她也方便。然后我的师姐又打电话告知我们所在的位置,等着接人。我就觉得这大概就是南方人做事吧。可能看起来效果是一样的,里面却动了很多很多的心思。

文章Tag:行动 科学 讲话 艺术 心思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